注册会员 登录
离退休论坛 返回首页

三余草堂的个人空间 http://bbs.ltxjob.com/?25580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学赋斟要2

热度 1已有 143 次阅读2016-8-18 06:23 |个人分类:探赜|系统分类:娱乐/时尚/休闲


草堂学赋斟要2 “隔句对”和“当句对”

 高中《语文》第二册选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,课后设置练习题,要求按照字数和结构上的不同,分别在课文中找出一个用例来。其中“六六”对“六六”的结构在骈文中是没有的,而参考书却给出答案为“俨骖騑于上路,访风景于崇阿,临帝子之长洲,得天人之旧馆”,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错误。由对仗可知,“俨骖騑于上路”与“访风景于崇阿”相对,而“临帝子之长洲”也和“得天人之旧馆”相对,因此它们只能是两个“六对六”的句子。 关于骈文的结构,王力先生主编的《古代汉语》中有详细论述。骈文一般用四字句和六字句,因此又被称为“四六”文,“四六”的基本结构有五种⑴四四⑵六六⑶四四四四⑷四六四六⑸六四六四。这种基本结构是由对仗来决定的:四字句对四字句相对为四四;六字句和六字句相对为六六;上四下四和上四下四相对为四四四四;上四下六和上四下六相对为四六四六;上六下四和上六下四相对为六四六四。 其中“四四”和“六六”的结构视而可知,不言而喻,而后三种结构要复杂一些,它们又可称为 “隔句对”,即四句之中隔句相对,也就是说第一句与第三句相对,第二句与第四句相对。隔句对有三种形式:①结构和内容都相对;②结构上相对,但内容不相对;③结构上不相对,但内容相对。 举例如下:①“十旬休假,胜友如云;千里逢迎,高朋满座。”“十旬休假”,有贵客从千里之外而来,方“胜友如云”“高朋满座”,这句话无论是结构上还是内容上都是隔句而对,为隔句对的第一种形式。   ②“他日趋庭,叨陪鲤对;今兹捧袂,喜托龙门。”在结构上“他日趋庭”与“今兹捧袂”相对;“叨陪鲤对”与“喜托龙门”相对,但在内容上它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,因此只是结构上相对,是为隔句对的第二种形式。《诗人玉屑》卷七“属对”引《诗苑类格》“八曰隔句对,相思复相忆,夜夜泪沾衣,空叹复空泣,朝朝君未归是也。”也属此类。 ③“伯牙绝弦于钟期,仲尼覆醢于子路,痛知音之难遇,伤门人之莫逮。”(曹丕《与吴质书》)俞伯牙为钟子期绝弦,不复奏高山流水,是“痛知音之难遇”,孔子因子路被踩死而翻倒肉酱,乃“伤门人之莫逮”。这是隔句对的第三种形式,它们在结构上非隔句而对,但在内容上却是隔句相属的。   综上所述,从结构上看,“俨骖騑于上路,访风景于崇阿,临帝子之长洲,得天人之旧馆”是前后两句分别相对的,“骖騑”“上路”对“风景”“崇阿”,“帝子”“长洲”对“天人”“旧馆”,可见第一句和第三句并不相对,第二句和第四句也不相对。从内容上看,客人整治“骖騑”从高高的路上来,在“崇阿”间寻访美丽景致,来到“帝子”“天人”的“旧馆”——滕王阁,内容上也非“隔句对”,因此,它应该也只能是两句“六对六”结构的句子,教参上认为它的结构为“六六”对“六六”是不妥当的。理论上而言,“六六”对“六六”的结构也是不应当成立的。比如说“西伯幽而演《易》,周旦显而制《礼》,不以隐约而弗务,不以康乐而加思。”(曹丕《典论·论文》) 结构上是两个“六对六”的形式,而内容上是隔句相属,周文王被幽闭而作《易经》,并不因为“隐约”而不做事,周旦显达而写《礼记》,也不因为“康乐”而转移思想。如改作“西伯幽而演《易》,不以隐约而弗务;周旦显而制《礼》,不以康乐而加思。”不从内容上,即从形式上隔句为对,那不就是“六六”对“六六”了吗?可是古人偏不这样说,以使六六六六的形式在古文中从未出现过,究其原因为何,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探讨研究。   “当句对”是宋朝洪迈在《容斋随笔》“续笔”卷三中提到的一种形式特殊的对偶句式。《沧浪诗话》则名之为“就句对”,指的是上下并列的两个句子,本来不相对偶,或大体上对偶而不工整,由于修辞的需要和格律的要求,这两个句子应该对偶或对偶工整,就采取一种补救的措施,即上下两句自成对偶。洪迈云“唐人诗文,或于一句中自成对偶,谓之当句对,盖起于楚辞‘蕙蒸兰藉’‘桂酒椒浆’‘桂櫂兰枻’‘斲冰积雪’”《楚辞·九歌·东皇太一》本作“蕙肴蒸兮兰藉,奠桂酒兮椒浆”,并非对偶,古人随笔所之,难免有自乱其例之处,在此不作赘述。《楚辞·九歌·湘君》中有“桂櫂兮兰枻,斲冰兮积雪”,上句“桂櫂”与“兰枻”相对,同为偏正关系,下句“斲冰”与“积雪”相对,同为动宾关系,句意为兰桂制长桨木兰作短辑,划开水波似凿冰堆雪,显然这是当句对的形式。洪迈又云“如王勃《宴滕王阁序》一篇皆然。谓若襟三江带五湖,控蛮荆引瓯越,龙光牛斗,徐孺陈蕃,腾蛟起凤,紫电清霜……”当然“一篇皆然”有夸张之意,但其中确有一些典型的当句对。 一、上下两句对偶但不工整而需当句对。   ①“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。”上下两句相对而不工,故上句中“三江”对“五湖”,同是数名关系,下句“蛮荆”对“瓯越”相对,都是地名。   ②“落霞与孤骛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这两句对偶也不工整,但是在一句中对偶却是极为工整的,“落霞”与“孤骛”相对,“秋水”与“长天”相对。   二、上下两句本不对偶而需当句对。   ①“腾蛟起凤,孟学士之词宗;紫电清霜,王将军之武库。”其中“腾蛟起凤”是两个动宾关系的短语并列,“紫电清霜”则是两个偏正关系的短语并列,上下两句实不对偶,但是在本句中“腾蛟”对“起凤”,同是动宾关系,“紫电”对“清霜”,同是偏正关系,就当句为对了。   ②“物华天宝,龙光射牛斗之墟;人杰地灵,徐孺下陈蕃之榻。”其中“龙光”与“牛斗”相对,同属星辰,“徐孺”与“陈蕃”相对,皆是人名。上下两句虽不相对,但在各句之中,对偶极妙。   文中亦有貌似当句对,却非当句对的句子。如   ①“潦水尽而寒潭清,烟光凝而暮山紫。”其中“潦水”与“寒潭”,“烟光”与“暮山”对偶也很工整,但是它并不是当句对,因为“潦水尽”与“烟光凝”相对,“寒潭清”与“暮山紫”相对,可谓工整,就不需当句为对了。   ②“睢园绿竹,气凌彭泽之樽,邺水朱华,光照临川之笔。”其中“睢园绿竹”与“邺水朱华”相对,虽然“绿竹”与“睢园”,“邺水”与“朱华”对偶也很工整,但是它也不是当句对 ,因为“睢园绿竹”与“邺水朱华”对偶工整,亦不需当句为对。   下面再举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来说明。   现代哲学家冯友兰在八十八岁自寿联中写到“岂止于米 ,相期于茶;意寄三松 ,胸怀四化”。上下两联本不相对,但在各自句中自成对偶,“岂止于米”对“相期于茶”,“意寄三松”对“胸怀四化”,属于当句对。有人批评说这不是对联,是错误的。   综上所述,当句对本是解决不对偶或对偶不工的问题而设的一种对偶方法。高中《语文》第二册《滕王阁序》课后练习说当句对“不但上下句相对,而且在一句中自成对偶”,这个说法显然错误,如此当句对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?不过教材所举的例子,如“落霞与孤骛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之类还是正确的。 作者:北京 赵旷… 点击数: 2006-9-4 来源:语文天地网

路过

雷人
1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会员

QQ|小黑屋|简洁模式|投诉热线:400-110-1177|离退休论坛 ( 浙B2-20100176 )技术支持 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  论坛QQ群 : 绑定到您的QQ群

GMT+8, 2019-12-12 13:5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